英國允許近親結婚?堂弟不顧世俗眼光娶了堂姐,真愛戰勝一切

哒哒哒 2020/09/23 檢舉 我要評論
據《太陽報》9月1日報導,來自赫特福德郡的韋林花園城的堂姐弟——謝麗爾·希克曼(Cheryl Hickman)和大衛·希克曼(David Hickman)今年都已經47歲了,小時候兩人是關係很好的玩伴,但14歲時大衛跟著家人搬走了,他們失去了聯繫。幾年後的2009年,謝麗爾和大衛重逢,兩人墜入愛河。他們不在乎社會對非傳統親密關係的看法。謝麗爾如今是一名公車乘務員,她在一次獨家採訪中談到:「我年輕的時候從未想過自己未來的丈夫會是我堂弟,但人就是無法控制自己愛上誰。」 從小到大,謝麗爾和大衛的家長們關係密切,他們每個月都去倫敦旺茲沃斯見面。謝麗爾說:「當我們的父母閒聊時,大衛和我就會一起玩。他喜歡跟在我屁股後面轉,拽我的馬尾辮。雖然我們一樣大,但我總稱他為‘討厭的小堂弟’。」
1986年2月,大衛和他的父母搬到了40英里外的赫特福德郡的韋林花園城。謝麗爾說:」他們走的時候我真的很難過。爸爸安慰我說,我們還會見面的,但沒過多久,他和叔叔就失去聯繫了。從那以後,大衛和我也失去了聯繫。在接下來的幾年裡,我一直想知道他的近況。」
1994年,當時22歲的謝麗爾發現自己無法生育。2001年,她和當時的男朋友收養了一個名叫凱特琳(Caitlin)的女嬰,現在已經18歲了。兩人後來也結了婚,但這場婚姻自此只維持了一年,2007年他們就分手了。2009年,謝麗爾突然在Facebook上收到了大衛的消息。

謝麗爾說:「我已經22年沒有他的消息了。那天晚上,大衛和我來回發資訊,聊了彼此的生活情況。他離過婚,還有繼子女。我把凱特琳和我過去的婚姻都告訴了他。」

從那以後,兩人每日聊天,謝麗爾還邀請大衛參加了凱特琳在倫敦舉辦的八歲生日派對。

她說:「當大衛走進來時,我覺得他帥爆了。我突然就發現我的堂弟竟然如此有魅力。我試圖讓自己不要沉迷於此,但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感覺。我告訴大衛,他看起來棒極了,他說見到我很高興。聚會結束後,大衛把我拉到一邊,告訴我他對我有感覺。我很興奮,我承認自己也喜歡他。最後我們接吻了。我知道我們是堂姐弟,但我完全被感情牽著鼻子走。感覺沒有錯,感覺是對的。」

但是第二天,謝麗爾就開始擔心。她說:「大衛和我有血緣關係,所以我一直強調我們會有麻煩。我在網上做了一些調查,發現近親結婚在英國是合法的。它沒有被歸為[亂.倫]。我松了一口氣。從那以後,大衛和我決定試一試我們的關係。」

很快,大衛成了溺愛凱特琳的繼父。起初,由於害怕家人反對,謝麗爾和大衛對他們的關係保密。但兩個月後,他們就坦白了。謝麗爾說:」大衛已經很久不跟家人說話了,他也不需要告訴他們。我媽媽說我們太荒唐了,而我爸爸很生氣,說我們必須分手,他們認為這是違法的。我於是給父母看了一個網站,解釋清楚了我們這種關係是合法的。但即便如此,他們還是不高興,我也知道他們需要時間來適應。」

六個月後,他們的家人終於接受了這一現狀。但是很快,網路上的噴子們開始在謝麗爾和大衛的Facebook主頁上留下骯髒的評論。謝麗爾說:「人們說我們[亂.倫],還有人說我們屬於《傑瑞米·凱爾秀》(the Jeremy Kyle show),這讓我非常憤怒。我問大衛,人們怎麼能說這麼粗俗的話?我們不是親姐弟。但謝天謝地,我們的朋友們雖說初始有些震驚,但後來也沒有人再故意提起我們是堂姐弟這件事了。」2009年12月,大衛不顧大眾奇異的眼光,向謝麗爾求婚了——她和凱特琳最終搬到了韋林花園城。2016年11月,兩人在親朋好友的見證下喜結連理。謝麗爾說:「那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一天。現在,大衛和我已經在一起11年了,結婚4年了。我們撫養了凱特琳和她的親生妹妹薩拉。他是我能想像出的最好的丈夫。」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