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加坡缅甸女佣哭诉:独自照顾92岁阿嫲与104岁阿公,再也忍不了了

笑笑ab 2020/12/17 檢舉 我要評論

生活在新加坡,每天不是为工作烦恼,就是为家庭担忧,你是否有过困惑与迷茫,是否有过不安与愤懑?请你停下来,放松一下,来这里看一看世界,找一找答案。

2017年至2019年间,人力部每年平均接获550起有关女佣被非法调用的投诉,对约155名雇主采取行动。其中,约60名雇主接获劝告,另80名接获警告。每年平均有16名雇主被罚款,罚金介于3300元到2万4000元。

雇主若让女佣过度劳累或没有获得足够休息,每次违例可被判罚最高1万元,也会被禁止再雇佣女佣。

苏先生到警局报案,称女佣中介公司的职员态度恶劣,他过后也向人力部作出投诉。(梁麒麟摄)

称独自照顾92岁阿嫲与104岁阿公,凌晨时每半小时得起床协助阿公上厕所,甚至还被逼与阿公同床睡以方便照顾他,25岁缅甸籍女佣苦忍近一年后,情绪失控爆哭不愿进雇主家,在门外嚷着要换雇主,惊动警方到场调解。

不过,阿公阿嫲的家人称没逼女佣与阿公同床,女佣并非独自照顾两老,且阿公没有每半小时上厕所一次,而是每两小时。家人也称体恤女佣辛苦,上个月刚给她加薪200元。

苏先生(65岁,私召车司机)日前向《联合晚报》申诉,指女佣到父母家打了近一年工,她上个月初推着母亲外出散步后,忽然哭着不愿返家,刚上来探望父母的弟弟担心女佣想不开,于是报警处理。

难忍独自顾两老

这名女佣日前在中介公司的安排下受访道出情绪失控的缘由。不愿具名的她说,去年12月开始到苏先生家工作,独自照顾他年迈的父母,雇主是92岁的阿嫲。

「阿公身体不好,半夜时,每半小时我就得起来协助他上厕所。工作数月后,阿公身体不好进了医院,他出院后,雇主的家人说担心阿公跌倒,因此要求我跟阿公同床,以方便我照顾。我说不愿意,但他们称我不能拒绝。」

不仅如此,女佣指当阿公不愿运动、吃东西太慢或如厕不顺时,苏先生的33岁儿子就会大骂她,让她饱受精神压力。

雇主反驳:上月才加薪

对此,苏先生解释,家人了解照顾两老并非易事,所以他的儿子也有帮忙照顾。「由于儿子与女佣语言不通,他不耐烦时难免会语气不好,但绝不是怪罪女佣。我们知道她工作辛苦,所以上个月有给她加薪。」

至于要女佣与阿公同床一事,苏先生说:「我们做出这个安排前,有征求过她的同意,她当时并没反对。」

为保护父母及女佣隐私,苏先生和女佣都拒绝拍照。

中介职员被指态度恶劣受罚

女佣中介职员被指态度恶劣,导致92岁阿嫲压力过大,结果喘不过气入院。中介解释,职员因为维护女佣利益心切才会失控,目前已受到纪律处分。

苏先生称,警方当时到场调解后,女佣就跟着警方去警局,过后被送回给中介,他们两天后接获中介公司女职员的来电,对方称女佣是以母亲的名义申请的,所以坚持只跟母亲说话。

「女职员不断告诉母亲,说我们虐待女佣,以会‘扯上法律问题’而吓母亲,过后还数次打电话找母亲谈,结果母亲压力太大,喘不过气而进医院,我们为此到警局报案。」

对此,中介公司发言人受询时说,公司已通过电话和上门向苏先生的母亲道歉,而后者也为孙子对女佣的态度道歉。该名职员已受到纪律处分和辅导。

发言人说,该职员在了解女佣的处境后,因心切维护女佣,态度才会失控。

由于他们已将此事交由警方和人力部调查,公司不便透露太多详情。

人力部受询时表示已获悉此事,案件目前还在调查中。警方受询时则证实接获上述报案。

生病不让求医?雇主:没这回事

女佣指生病时,雇主的家人不让她去看医生,自己也讨不到银行账户密码,雇主的家人一一给予解释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